国际交换生 把地球变小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安卓(Android)、苹果(iPhone)安卓国内下载(APK)

“如果全世界的高中生都能有机会参加国际交换学生互学活动,必将促进文化交融与国情了解,因而带动世界和平。”台湾国际扶轮青少年交换协会主委杨文德用最简易的概念,阐述扶轮社在交换学生意旨上宏远的抱负;台湾扶轮社是自一九九四年始加入国际交换学生阵容。

2018年台湾交换学生四百零四人次,今年,诸多家长因为预期课纲会修改,担心子女异国游学的休学配合,会造成返国后学业落差,影响升学成绩,可能这样心理使然,今年申请交换学生率降低二成,仅三百二十五人。

国际交换生分多元文化熏陶的长期交换与游学技术的夏令营短期交换,每年,全世界有八千五百人次的学生在国际之间流动,扶轮社的安排辅导心力偏重在十五至十八岁以下高中生的长期交换。

不管前往哪个国家

英文能力是基本配备 

杨文德全心投入国际交换学生事务十多年,每年八月,协会开始公告甄选通知, 到九月进行面试,由协会委员、会长与面试委员就扶轮大使潜力、学业才艺、语言、自我管理等方面予以鉴定,次年三月,协会确认国际接待家庭与出访的国家,并尽量根据学生的兴趣选校。

有些学生因为英文能力薄弱,面试时就被淘汰,哭的伤心也难以通融,道理很简单:“到西班牙语系、法语系国家,还是要靠英语教学他国语言。任何到地主国的学生从第三个月开始必须讲接待国的语言或英文,举例外国学生来台湾先上中文课一百五十五小时,之后就不可以再讲母语。” 

因为语言的隔阂,交换学生极少热中理工课程,职业学校是易于互动又绝少有压力的选择。 

由美洲、亚洲或欧洲前来的交换学生,多年来是以金瓯商职、育达商职、士林高商、松山工农、东方工商、开南商工、大同高中、十信高中、淡水商工等二十六所学校为主要就学环境。 

严格说来,长期交换生的一年游学,其实面临三年学习,从国家、学校、接待家庭名单出列后,鉴定成行的学生将开始一年的训练,第二年出国履行交换生活,第三年回国传授经验。 

能介绍自己的国家

也是行前训练的重点 

每个青少年在出国之前,必须走访台湾十个名胜文化景点,然后筛选其中五个文化特色做完整书面报告,这是为了“训练他们在其他国际学生之中,有能力介绍自己的国家文物与文化。”在此时期,外语进修也面临极大的要求。 

全球有三万五千七百八十七个扶轮社,全台湾则有八百四十七个可接受申请交换的扶轮社,一个寄宿学生,以台湾币值计算,一年生活费是新台币十七至十九万,机票另计,生活费全额交给扶轮社统一分配,接待家庭没有任何营利色彩;寄宿生每个月到扶轮社领取零用金,同时让扶轮社了解学生个人的生活心得与需要的协助,全世界责任义务皆然。

“培养孩子国际观”与“训练独立生活”,是交换学生体制中最刻意达成的学习训练,但是,一个说中文的孩子,只身到陌生国家的陌生家庭,以陌生的英语或法语在陌生环境中生活十至十一个月,他们的课业、生活、人际发展,难道没有风险?

安全,是扶轮人最重要的考虑。有一批扶轮人,背着行囊拜访全世界,寻找适合的学校,寻找适合的家庭,努力为自己的孩子安顿理想的庇护家庭,长此以往,他们把照顾别人的孩子也视为自己的责任。 

接待家庭精挑细选

提供德智体群的互动

接待家庭对寄宿学生的最大照顾,往往是长辈式的嘘寒问暖与伴同餐饮,但事实上,每个寄宿学生的最大的需要是生活学习;为了训练青少年对不同文化、人文、生活习性的适应与理解,扶轮社因循一套共识模式,除了寄宿学生绝对拥有生活上的独立空间、独立床位之外,一个寄宿学程,务必保持三个家庭的多元化寄宿方式,让同侪之间确实有机会接触异国同龄学生,体验德智体群的互动经验。寄宿青年日常上课同一般学生,假日时就过异国家庭日,认同自己是寄宿之家一分子,也要分担家事。

为保持独立性与信任度,扶轮社协议各国家长避免到接待家庭探望子女,“大家都很怕直升机父母”,父母的爱常会夸大孩子的适应不良症,杨文德说:“未得接待社允许或未经接待家庭同意,现在家长都明理同意不去干扰孩子在寄宿家庭的生活。”

为了青少年的安全,所有接待家庭都必须接受背景调查,且须同时必备三项基本条件:无任何犯罪纪录、需有国家单位鉴定之良民证、纯属义务接待。

扶轮社会为每一个国家的学生指派当地社友担任顾问,监护学生与接待家庭之间的沟通。

杨文德主委说:“十五岁到十八岁的青少年有辨识危机的能力,我们对性侵犯是零容忍。”

逸仙扶轮社曾年度全额赞助清贫少年做交换学生,交换协会杨主委适时说明协会的立场:“我们有两百万预算用在家境清寒却一心向学的青少年,各扶轮社如果提出立意补助学生的清寒证明,协会出经费,分社只需付机票钱。” 

热中学习的小孩,比较少见执迷闯祸的个性,但是,全世界还是有三成交换学生被提前遣返。

遭逢贫困HOME

孩子的爱心让人感动

寄宿小孩一旦发生行为偏差,接待家庭可以会同顾问警告改进,经四个星期观察后如仍未改善,即发黄牌,到下一阶段的红牌,交换生就只有接受被遣返。

所有交换学生都须遵守“6D”的国际规则,包括DriveDrinkDrugDateDisfigurement or DecorateDisrespect,即禁驾、禁酒、禁毒、禁约会、刺青、禁对接待家庭不敬。

但是虽然事前调查仔细,还是会遇到意外问题,例如有交换生被分发到有纠纷的家庭,扶轮社接到投诉,立刻将孩子接到扶轮社友家另作安排,也有台湾孩子回国报告他在贫困接待家庭中,没有任何生活上的供应安置,但是孩子却坚持没离开这个接待家庭,他说:“HOME妈说她为了给自己孩子机会出国做交换学生,用尽所有积蓄,我觉得很可怜,就一直让我爸妈寄生活费给我。”看别人的生活启发自己的爱心,杨文德听到这样的故事,既心疼又感动。

异国青年来台湾的短期交换学生以夏令营型的活动为主轴,三十六个不同国家外籍学生十八至二十五岁,有自行车、音乐营环岛旅行,多元涉猎茶艺、木偶戏、道教、炸寒单文化之旅、观摩孔庙成年礼……。

有很多寄宿生和接待家庭产生深厚的感情,台湾女孩到印度短期交换中即传出佳话,先是印度阿嬷为台湾女孩学习英文,冀求更好的沟通,继来是台湾女孩为寄宿家庭的哥哥要结婚了,专程飞印度去吃喜酒。

也有青少年打高尔夫天分很高,寄宿游学的结果,是国外学校主动提供身分要求他留下发展球艺。

有短期交换去德国的学生,回国后优先进入德国台湾分公司上班。

甚至还有学生带回讯息:“我的同学出身总理家庭。” 

云霄飞车般的过程

却是非常安全的冒险

很多妈妈说:“交换学生的学习旅程,不仅让小孩认识、参与地球村概念,也让他们提前拥有世界观。”我最喜欢的一点是:他们因此而在全世界都有朋友,这些国际性的接触一再启发思考的宽广度。

台湾陆续接待与交换的国际学区有印度、法国、巴西、意大利、墨西哥、德国、丹麦、瑞典、比利时、捷克、英国、匈牙利。

好的学习才能让教育的效益茁壮生根,国际交换学生不是完整正规的全程教育,但是,却是优质的启蒙基础;如果希望孩子能在青少年期发展国际关系,扶轮社是最安全的管道之一。

一次学旅设定更换三个不同家庭寄宿,更换的家庭,可以从豪宅到乡村,交换学生中有学习报告如是说:“做交换学生就是上云霄飞车体验,我并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但我相信这是非常安全的冒险。”

阮虔芷的女儿高二送到法国做交换学生,次年,她以台湾高三生同等学历三考上牛津大学。创办逸仙扶轮社的阮虔芷说:“女儿到里昂应考大学,当地扶轮人不认识也热忱接送,这是扶轮人热忱互助的本色。”

杨文德说每年最大期待就是等候学生回来的心得报告,因为刚好是八月,可以开放让申请交换生的家长听取经验,此外,更大的快乐成就是他们可以看到一个孩子出国前跟回国后的明显进步。

扶轮社的SLOGAN(口号)就是对交换学生的承诺:“你给我一年,我给你全世界。” 

巴西学生李白是最受瞩目的交换学生,他来台湾之前已经说得一口好中文。图/台湾国际扶轮青少年交换协会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