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拉登母亲多年来首谈长子:被洗脑的“好孩子”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安卓(Android)、苹果(iPhone)安卓国内下载(APK)

距离“9·11”已过去17年,母亲加尼姆依然拒绝相信是本·拉登的错。

本·拉登。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为曾经的世界头号恐怖分子,本·拉登在自己母亲眼里是怎样一个人?虽然距离本·拉登被击毙已过去七年,阿莉娅·加尼姆(Alia Ghanem)依然认为大儿子是一个被人洗脑了的“好孩子”。

十多年来一直拒绝采访的加尼姆、本·拉登的继父以及同母异父的弟弟日前在沙特阿拉伯港口城市吉达接受了《卫报》的专访。这次专访得到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批准,沙特政府的观察员和翻译也参与了采访。

沙特官员认为,让本·拉登的家人发声能证明策划“9·11”的本·拉登是一名被沙特驱逐的恐怖分子,而非外界怀疑的沙特间谍。“9·11”事件遇难者家属此前已在美国起诉沙特政府,指控其资助该袭击计划。

在加尼姆的记忆中,本·拉登是一个害羞、爱学习的孩子,她的第二任丈夫阿塔斯(Muhammad al-Attas)从本·拉登3岁时开始抚养他,“他一直对奥萨马(本·拉登)很好”。

加尼姆认为,直到本·拉登20岁开始在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大学学经济时才开始激进化,“大学里的人改变了他,他像变了一个人”。

“他之前一直是个好孩子,直到他20岁出头时遇到了一些人,这些人给他洗了脑。你可以把他们称为邪教,他们是为了钱。我一直让他远离这些人,但他从来没有向我坦白自己做的事,因为他太爱我了。”

在吉达读大学时,本·拉登认识了巴勒斯坦人阿扎姆(Abdullah Azzam)。阿扎姆是穆斯林兄弟会成员,后来成为本·拉登的精神导师,激发了其建立基地组织的想法。但西方媒体普遍认为,沙特因政治需要而推广的瓦哈比教义为圣战组织提供了土壤。

加尼姆说本·拉登一直学习很好,“他把自己所有的钱都用在了阿富汗,这些钱被伪装成家族的生意资金”,“我从来没想过他会成为圣战分子”。

本·拉登与小儿子哈姆扎。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本·拉登的生父穆罕默德·本·拉登(Mohammed bin Awad bin Laden)出生在也门,移民沙特后成为了一名搬运工。1930年代,老拉登成立了一家建筑公司。1950年代,成为沙特王室的承包商并翻修圣城麦加、麦地那清真寺和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后,本·拉登建筑集团声名大噪,发展为沙特最大的建筑商。

现年75岁的加尼姆出生在叙利亚的一个阿拉维派家庭,是老拉登的第十位妻子;老拉登共有55名子女、至少11位妻子。1956年,加尼姆随老拉登前往沙特;一年后,她的长子本·拉登在首都利雅得出生。

本·拉登出生三年后,加尼姆与老拉登离婚,后嫁给了本·拉登建筑集团的管理人员阿塔斯。阿塔斯与加尼姆育有四个子女,直到大学毕业,本·拉登一直与母亲和继父一家一起生活。

1979年从大学毕业后,本·拉登前往阿富汗加入抵抗苏联入侵的战争。这期间,本·拉登通过家族建筑集团,向阿富汗运输了大量建筑设备,帮助穆斯林游击队修建防御工事、地道和公路。

本·拉登同母异父的弟弟哈桑(Hassan)表示,最开始,沙特民众非常敬佩本·拉登前往阿富汗的举动。沙特、巴基斯坦、美国等国均对阿富汗抵抗苏联的武装提供了支持。

“我们都为他感到骄傲,甚至连沙特政府都对他非常尊敬。但之后他却成了圣战者奥萨马。”

哈桑说本·拉登教了自己很多东西,“我很骄傲有他这样的哥哥,但我并不为他这个人感到骄傲。他成了全世界都关注的对象,但一切没有任何意义”。

1991年,在公开反对沙特政府允许美军在麦加和麦地那附近驻扎后,本·拉登被沙特当局驱逐出境。在纽约世界贸易中心爆炸案以及驻索马里美军士兵被杀事件后一年,沙特政府于1994年取消本·拉登的沙特公民身份,冻结其在沙特的全部资产;同年,拉登家族也宣布与他断绝关系。

但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在本·拉登被驱逐出境前往苏丹的五年中,沙特情报机构曾多次将本·拉登的母亲和兄弟送往苏丹,希望说服本·拉登放弃圣战活动。由于其家人前往苏丹太过频繁,以色列情报组织摩萨德一度认为本·拉登是沙特间谍。

在此次采访中,加尼姆说家人最后一次见到本·拉登是1999年在阿富汗。当年,家人曾两次前往本·拉登在坎大哈外的基地。

“那个地方靠近机场,是他们从俄罗斯人手里夺下来的。他非常高兴见到我们,每天都带我们四处逛。他还打了猎,给我们办了宴会,邀请了所有人。”

美国国家安全局从1996年开始跟踪本·拉登的卫星电话和加尼姆的电话。根据记录,本·拉登最后一次与母亲通话是2001年夏天,当时本·拉登说自己会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打电话,因为马上“有大事要发生”。

对于“9·11”事件,本·拉登的另一名弟弟艾哈迈德(Ahmad)称,家人在得知消息后的48小时内就意识到“是奥萨马干的”。

“从最小的孩子到最年长的,我们都为他感到耻辱。我们知道全家人都将面临严重的后果,在海外的家人全部回到了沙特。沙特政府对我们实施了旅行禁令,他们用了所有办法控制整个家族。”

但艾哈迈德透露,虽然距离“9·11”已过去17年,母亲加尼姆依然拒绝相信是本·拉登的错。

“她太爱他了,一直拒绝指责他。她只责怪那些在他身边的人,她只知道奥萨马作为一个好孩子的一面,也是我们看到的一面。她从未了解他圣战分子的那一面。”

本·拉登的两位妻子及其子女目前也生活在吉达,艾哈迈德称他们可以在吉达自由行动,但不能离开沙特。

本·拉登的小儿子、现年29岁的哈姆扎(Hamza bin Laden)依然行踪不明。“恐怖王储”哈姆扎已成为基地组织的高级头目,被美国列入恐怖分子黑名单。

对于哈桑和艾哈迈德而言,哈姆扎是这个家族试图摆脱却无法摆脱的阴影。说起哈姆扎时,哈桑摇了摇头。

“当我们以为大家都已经翻过这一页的时候,哈姆扎说‘我要为父亲报仇’。我不想再来一遍了,如果哈姆扎现在在我面前,我会跟他说‘愿真主指引你,好好想想你现在做的事情。不要再重蹈你父亲的覆辙,你正在走向你灵魂里最可怕的部分。’”

去年5月,哈姆扎在基地组织发布的视频中号召追随者对美国人、俄罗斯人、西方各国和犹太人发动独狼袭击。在研究视频内容后,分析人士指出,模仿本·拉登语气的哈姆扎可能已经正式继承父位成为基地组织领导人。

(本文转载自界面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