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开眼界! 这是全球足球史上最另类的16家赞助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安卓(Android)、苹果(iPhone)安卓国内下载(APK)

为了获取更多资金,足球俱乐部乐于将球衣上多余的空间卖给赞助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越来越多的俱乐部选择将球衣上多余的空间卖给赞助商,球衣赞助往往能为球队带来不菲的赞助费——于是,各式各样的图案被印在俱乐部的球衣上。

这里列举的是史上那些最奇怪的球衣赞助:

愤怒的小鸟(埃弗顿)

愤怒的小鸟曾是2010年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游戏,而埃弗顿在其2017年款的球衣袖子上印上这个名字,令人咂舌。

Mogwai乐队(圣洛克)

当苏格兰后摇滚乐队Mogwai在1997年发布他们的专辑《Young Team》时,他们可能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在20年后赞助一个真正的球队。

绚丽的田野(维纳维多利亚)

绚丽的田野听上去像是一个花园的名字,但实际上这家奥地利足球俱乐部的赞助商是一家专业的大麻种植商。

火烈鸟的土地(胡尔城)

火烈鸟的土地是胡尔城队当地一家动物园。

野格酒(布伦瑞克)

1973年时,德国还不允许赞助球衣,为了拿到赞助款,布伦瑞克绞尽脑汁,他们将俱乐部标志更改成野格酒的红牛图案,并且把它贴在了球衣前侧。

TY(朴次茅斯)

TY是美国一家以生产长毛绒玩具而闻名的玩具公司,老板没有做什么却莫名其妙将公司转手换来了大量的钱,这似乎和俱乐部的某一点有相通之处。

汉堡王(赫塔菲)

快餐品牌汉堡王将一张橡胶人脸,印在赫塔菲2009-10赛季的球衣内侧。当球员进行庆祝把球衣盖在头上时,这张脸会被展示给所有人。这似乎奏效,该赛季的西甲联赛中,赫塔菲最终打进58球,并获得联赛第6。

阿塞拜疆(马竞)

整个国家都在赞助一支球队,这听起来有些奇怪,然而这真的出现在2014年马竞的球衣上。

珍宝珠棒棒糖(谢菲尔德星期三)

如果说哪支球队拥有一位真正世界闻名的艺术家参与设计他们的球衣,那就是谢菲尔德星期三队。1969年的萨尔瓦多·达利并不会知道,他为珍宝珠棒棒糖设计的标志会在30年后出现在谢菲尔德星期三队的t恤上。

Soula(VOUKEFALAS)

2012年,由于缺乏资金,这家来自希腊的俱乐部接受Soula的赞助,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个Soula并非知名品牌或者公司,而是来自拉里萨市的一家妓院。

哥伦比亚电影公司(马竞)

第二次出现在榜单上,可想而知马竞曾经面临的财政问题有多么棘手。2003年,俱乐部与哥伦比亚电影公司签订了赞助协议,他们不得不放弃球衣的美观在上面印上质量参差不齐电影的广告。

禁止吸烟(西布罗姆维奇)

许多知名球星都习惯吸烟,为了督促球员和球迷们不要吸烟,上世纪80年代,有卫生组织斥资在西布罗姆维奇球衣上印上了“禁止吸烟”的标志。

WET WET WET(克莱德班克)

Mogwai并不是第一个赞助足球队的乐队,1999年威尔士杯上,球衣上到处都是wet wet wet的乐队标志。

POOH牛仔裤(AC米兰)

为产品起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你必须检查地球上的每种语言以确保选定的名字在世界其他地方没有什么歧义。AC米兰赞助商Pooh牛仔裤显然就没有做好这一点,pooh这个名字在意大利并没有像它在英国一般引起那么多关注,因为这个词汇的意思在英国十分不友善。

VIZ(布莱斯斯巴达人)

1993年Viz公司赞助了布莱斯斯巴达队,值得一提的是,Viz是一家知名的成人漫画公司。

Hafnia(埃弗顿)

回到80年代埃弗顿的辉煌岁月,他们的球衣上印着Hafnia的名字——这是一家丹麦的肉制品加工公司。可令人奇怪的是,Hafnia的产品在英国无法买到,而埃弗顿在1997年前并没有任何一名丹麦球员加盟。

(本文转载自界面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