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担忧引发雷亚尔大跌 巴西将成为下一个土耳其?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安卓(Android)、苹果(iPhone)安卓国内下载(APK)

“土耳其和阿根廷的例子已经体现出,当投资者对政策方向和政府机构失去信心时会带来多大的破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周二,新兴经济体巴西的货币雷亚尔大跌。当天收盘,巴西雷亚尔对美元汇率跌破4,报1美元兑4.049雷亚尔,跌幅达2.22%,刷新2016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美元强势导致新兴市场货币一片风雨飘摇的背景下,这些经济体国内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引发本币暴跌。而造成此次雷亚尔“闪跌”的,是最新出炉的大选民调。该国将于10月7日举行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

周一,巴西民调机构Ibope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亲市场的中间派候选人奥克明(Geraldo Alckmin)的支持率不如预期,而因贪腐入狱的左翼前总统卢拉的支持率却在不断上升。但外界预计,卢拉最终可能无法参选。

根据这份民调,卢拉以37%的支持率领跑,右翼候选人、前陆军上尉博尔索纳(Jair Bolsonarlo)的支持率为18%,排在第二。其余候选人的支持率则均未能超过10%,其中包括圣保罗市前市长奥克明。

分析师认为,虽然不排除巴西央行出手干预,阻止雷亚尔继续下跌,但投资者对亲市场候选人胜出的乐观情绪正在消退。

由于大选带来的不确定性,以及对经济增长预期的下调,巴西资产的价格今年一路走低。有悲观的分析人士甚至警告称,如果左翼政党再度掌权,这个拉美最大的经济体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土耳其。

布朗兄弟哈里曼公司(Brown Brothers Harriman & Co.)认为,雷亚尔对美元汇率有可能进一步跌至5。而当地对冲基金Rio Bravo Investimentos指出,巴西Ibovespa股指或将下跌超过三分之一。

外界预计,此次雷亚尔跌穿4有可能导致央行出手救助。在雷亚尔的贬值速度快于其它新兴市场货币时,巴西央行常常会主动干预为本币提供支撑。

6月早些时候,巴西央行就曾出手将汇率推升至3.7附近。雷亚尔是今年第二季度表现第二糟糕的新兴市场货币,仅次于阿根廷比索。

与此同时投资者也在评估,如果卢拉不能参选的话,他的竞选搭档哈达德(Fernando Haddad)将获得多少支持。

本月早些时候,还在关押中的卢拉被巴西劳工党确认为该党的总统候选人。但巴西高等选举法院院长路易斯·富克斯曾表示,卢拉并没有资格参加选举。

因被指控收受奥亚斯建筑公司贿赂的一套海滨公寓,帮助这家企业与巴西石油公司签订利润丰厚的合同,卢拉获刑12年零1个月,并于今年4月开始在一所监狱服刑,但他本人始终坚称自己无罪。

劳工党选择了圣保罗市前市长哈达德担任卢拉的副总统候选人,如果最高选举法院拒绝卢拉的资格,那么哈达德极有可能成为代替人选。根据巴西法律,巴西高等选举法院将在9月17日前对注册登记的总统候选人资格是否有效进行裁决。

目前的民调显示,如果替代卢拉,哈达德仅能获得4%的支持率。但卢拉三分之二的支持者都表示将拥护他所支持的候选人。

投资者担心,如果劳工党掌权,他们很可能会废除现总统特梅尔实施的一系列亲商改革举措,重新回到“补贴兴邦”以及维持庞大养老金计划的道路。

中间派人士特梅尔于2016年上台,替代被罢黜的罗塞夫。当时该国的主权信用评级被降至垃圾级,为了支持财政预算,特梅尔执政后推出了多项措施,包括改革社保体系、放松劳工制度,以及实施支出上限等。

哈达德上周称,如果劳工党得以领导政府,该党将迅速废除特梅尔的上述改革措施,称它们既没带来什么好处,又伤害了最贫穷民众的利益。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拉美策略师Tania Escobedo对彭博社指出:“土耳其和阿根廷的例子已经体现出,当投资者对政策方向和政府机构失去信心时会带来多大的破坏。”他认为,如果卢拉的劳工党当选就会出现这种情况,除非该党大幅修改他们的观点。

(本文转载自界面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