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政坛变天 新总理莫里森或延续对华强硬政策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安卓(Android)、苹果(iPhone)安卓国内下载(APK)

分析认为,在对华关系上,莫里森或将延续特恩布尔政府时期的强硬政策,不会发生太大转变。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是8年来,澳大利亚迎来的第六位新总理。

当地时间8月24日,澳大利亚国库部长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执政党自由党党首的竞争中,以5票的优势(45:40)胜出,将现任党首、现任国家总理的特恩布尔赶下了台,结束了一周以来澳大利亚政坛又一次出现的乱局。

莫里森的胜利,也结束了2019年大选举行前,澳大利亚政坛保守派内部的一次“自相残杀”。特恩布尔则由此成为自2010年以来,澳大利亚政坛中第四位失去本党成员信任、被最终抛弃的领导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24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对莫里森先生将出任澳大利亚总理表示祝贺。中方对发展中澳关系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一个健康、稳定发展的中澳关系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也有利于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繁荣。中方愿与澳大利亚新一届政府共同努力,推动中澳关系沿着正确轨道进一步向前发展。

特恩布尔被二度“逼宫”

自21日来,澳大利亚议会乱成了一锅粥。原移民部部长达顿(Peter Dutton)意欲“逼宫”特恩布尔,竞选下一届的澳洲总理一职。在达顿的“逼宫”之下,特恩布尔紧急宣布自由党所有领导席位空缺,然后现场举行了一场领导地位的争夺战。

在与特恩布尔争夺自由党党首一职的投票中,特恩布尔凭借废除自己饱受争议的能源保障计划,使自己以7票的优势保住了党首的职位。竞选失败后,达顿宣布辞去内政部部长一职,并退出内阁,继续担当后座议员。

23日,特恩布尔再遭“逼宫”,被视为强硬保守派的达顿透露,他已争取到足够的支持可推翻立场温和的特恩布尔。

在 24日召开党团会议,总理特恩布尔以40:45败北,此举意味着他已失去党首职务并不得不辞任总理。在达顿、莫里森和外交部长毕晓普的首相职务竞争中,莫里森最终胜出。

目前,尚不清楚莫里森是否会在下周接替特恩布尔出访邻国印尼、马来西亚、泰国、越南,以及出席9月5日在瑙鲁召开的太平洋岛国年度会议。

中澳关系如何走

自2007年进入澳大利亚联邦议会来,莫里森从政经验丰富。在2014年的内阁改组中,莫里森被任命为社会服务部长。当特恩布尔于2015年取代阿博特担任澳大利亚总理时,莫里森被任命为国库部长,相当于财长一职。

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莫里森本人24日表示,自己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推上总理职位的,因此拒绝透露任何新政府的未来规划。在担任国库部长期间,莫里森一直是削减澳大利亚大公司税收的极力主张者,称若不减税“澳将在全球落后”。

至于对华关系,去年9月,莫里森曾访华参加旨在加强中澳两国贸易和经济联系的会议,表示澳大利亚和中国在开放全球贸易与投资方面存在共同利益。不过,就在党内胜选前,莫里森以国家安全为由,宣布禁止已经在澳大利亚发展15年的中国企业华为,参与该国5G网络的建设。早在2016年,他也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了中国企业竞购澳洲电网公司的股权。同年,中国投资公司收购澳最大畜牧生产商基德曼公司的交易也被澳政府否决,莫里森给出的理由则是“违反国家利益”。

自特恩布尔上台以来,中澳关系的发展出现龃龉。特恩布尔政府除了收紧移民政策外,在海外投资方面也不断收紧。这背后少不了主导外资政策的莫里森的身影。比如在农业领域,在2016年中国投资者对澳大利亚农地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兴趣后,2017年伊始,澳大利亚政府就宣布了更为严厉的措施以限制外资对澳农地的收购。根据新规,如果外国投资者(不包括外国政府投资者)对澳大利亚农地投资累计超过1500万美元,那么澳大利亚政府可以出于国家安全利益的考虑,否决或者有条件批准上述投资。

悉尼大学与毕马威公司(KPMG)联合发布《揭秘中国企业对澳大利亚投资》(2017版)报告指出,2017年中国投资者在澳大利亚的投资减少了11%,从2016年的154亿澳元降至133亿澳元。报告称,中澳两国一系列监管、经济格局变化等因素影响了中国在澳投资的减少。

其中,2017年,由新进入市场的参与者或首次在澳大利亚投资的中国投资者完成的交易仅37笔交易,涉及31亿澳元。单笔交易规模也有所下降,76% 的交易低于1亿澳元。此外,中国私营企业的投资增长,但国有企业的投资总额自2014年以来首次出现下滑。

有澳洲媒体评论称:“莫里森对外交事务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兴趣,在处理澳大利亚与主要大国之间关系时,他被认为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因此,澳洲媒体认为,在对华关系上,莫里森或将延续特恩布尔政府时期的强硬政策,不会发生太大转变。

(本文转载自界面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