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军售、反恐:沙特与西方国家关系恶化将有何后果?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安卓(Android)、苹果(iPhone)安卓国内下载(APK)

3月20日,特朗普在美国会见沙特王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0月2日,旅美沙特记者卡舒吉走进位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后便不知所踪。过去两周,这一悬案在国际社会备受瞩目,土耳其官员公开的调查信息、沙特高层的极力否认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暧昧态度令美土沙三国的关系愈显扑朔迷离。

目前,案情还在进一步披露当中。土耳其官员自称已掌握视频和录音证明卡舒吉所遭遇的一切,而沙特正在考虑宣称卡舒吉是在一次审讯失误中被“流氓业务人员”所害。

10月18日,特朗普首次承认卡舒吉“可能”已经死亡,并称如果沙特政府被证实需对案件负责,将面临“非常严重”的后果。沙特官方媒体10月14日发声威胁称,该案件引发的任何制裁都将令沙特“采取更大规模的行动”。那么,如果美国及部分欧洲国家与沙特的关系破裂,究竟会在哪些领域产生非常严重的风险和后果?

石油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数据显示,沙特拥有世界已探明石油储量的18%,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国。

如果美国或其他国家实施制裁,沙特政府或削减石油产量来推高全球原油价格。BBC援引分析人士表示,对沙特实施制裁将导致一场“震撼全世界的经济灾难”,并暗示油价恐飙升至每桶200美元甚至更高。

另一方面,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2017年,沙特供应了美国进口石油的9%,即约每天96万桶。得益于页岩气革命,如今的美国已基本上实现能源独立,并且按照EIA9月公布的消息,美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生产国。

因此,《华盛顿邮报》社论认为,如果沙特削减产量或抵制美国,他们可能会暂时推高油价,但最终的受益者是美国的页岩能源公司,随着时间的推移,还会对沙特石油行业造成毁灭性打击。

商贸

卡舒吉失踪案爆发的节点恰逢第二届沙特“未来投资倡议”峰会前夕。目前,多国部长级官员已宣布退出这场被称为“沙漠中的达沃斯”的高端会议,包括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英国贸易大臣福克斯和法国财长勒梅尔。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和三名欧洲银行业高管都已宣布拒绝出席沙特的会议。此前,摩根大通、贝莱德集团、黑石集团、万事达和福特汽车的高管也都纷纷宣布退出。长期来看,维珍集团等公司也正在削弱与沙特的商贸联系。​

一年前,沙特王储萨勒曼正是在这个会议上展示了“愿景2030”的项目,计划通过该项目推动沙特经济的现代化,并结束其对石油的过度依赖。

美国企业研究所政治经济学常驻学者凯伦·杨(Karen E.Young)表示:“这个时机对沙特来说可能是不幸的,它给许多西方国家的公司带来一场公关灾难。沙特人在被轻视的时候是很不宽容的,所以对于西方国家的公司来说,退出称得上是重大的决定。”

不过凯伦·杨强调,卡舒吉悬案对战略伙伴关系的最终影响仍有待观察。“新闻事件对投资周期的影响很难分析并量化。大额交易已经持续多年,这不是你一天之内就会放弃的东西。”

黑石集团CEO拉里·芬克(Larry Fink)也对CNBC表示,尽管他退出了“未来投资倡议”峰会,但即便发现沙特对卡舒吉的失踪负有责任,他的公司也不会切断与沙特的业务联系:“我们在80个不同的国家做生意。在许多国家,我们可能都会有不同的意见。”

军售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统计显示,2017年,沙特的国防预算排名世界第三,美国、英国、法国和德国都是沙特的军备供应商。同时特朗普极力强调,他不希望美国与沙特之间价值1100亿美元的军售交易因为卡舒吉在土耳其失踪​而出岔子。

但是,外界发现特朗普的说法存在夸张的成分:沙特去年仅仅是与美国签署了在未来十年完成1100亿美元军售交易的备忘录。据CNN援引美国国防部官员的话称,到目前为止,沙特已经得到国会批准或正在批准过程中的官方采购协议只有145亿美元。

尽管如此,特朗普仍然不断强调这项计划带来的经济和就业利益,以此作为不破坏这笔交易的理由。他还表示:“我不喜欢叫停向美国投资1100亿美元的想法。因为你知道他们会怎么做吗?他们会把这些钱花在俄罗斯、中国或其他地方。”

不过,布鲁金斯学会情报项目主管布鲁斯·里德尔(Bruce Riedel)撰文指出,倘若美国不再向沙特供应零部件和技术支持——特别是俄罗斯不能提供的东西,那么沙特空军将被迅速击落,并暂停对也门的空袭——这倒令人欢迎之至。

另一方面,英国智库查塔姆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尔·奎利亚姆(Neil Quilliam)撰文指出,沙特难以轻易更换军备供应商,像某些分析人士所说的那样,转而求助于俄罗斯或中国。它不得不花费数年时间过渡至新的军事操作系统,“购买更多的军事装备与更换安全伞是很不一样的”,并且目标国家与伊朗的关系也将形成一定挑战。

反恐

西方国家向来强调,沙特在维护中东安全、打击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据BBC介绍,尽管沙特军队在也门冲突中被控犯有战争罪,但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坚称,沙特“已经帮助保证英国街头民众的安全”。

此外,沙特是美国领导的打击“伊斯兰国”(ISIS)联盟的成员,并在去年与其他40个穆斯林国家组成了伊斯兰军事反恐联盟。分析人士推测,如果针对卡舒吉失踪案采取惩罚措施,沙特与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之间的信息交流“将成为过去”。

然而,考虑到美国国内也存在沙特助长极端主义的认知,美国国会也为向沙特政府允许恐怖主义行为发起民事诉讼开了绿灯,外界分析指出,与沙特共享反恐信息可能本身就是“巨大的错误”。

制裁会发生吗?

在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政府时期担任副国务卿的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认为,沙特威胁的报复属于判断失误。英国、法国和德国上周日发表声明呼吁沙特坦白真相;甚至连特朗普也承诺其会收到‘严厉的惩罚’;商界最好的朋友正在抵制他们的会议。“他们感到孤立无援,这也是理所应当的”。

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在10月18日质疑称,为什么俄罗斯仅仅因涉嫌使用化学武器便受到国际制裁,而沙特至今安然无恙。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援引分析人士表示,沙特唯一的选择是承认较轻的指控,即杀害卡舒吉的特工行为不当。事实上,沙特政府也承认参与了涉及卡舒吉的“特别引渡”计划——而不是公然谋杀。

文章分析认为,沙特国王或许是在盘算,部分承认失当足以安抚特朗普,毕竟他肯定不愿牺牲和沙特间利润丰厚的军备交易。更何况,美国自己的中央情报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也曾涉及引渡和过度审讯。

而《华盛顿邮报》社论的结论是,特朗普高估了两国关系,并鼓励沙特领导人相信,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行事。无论卡舒吉悬案结果如何,都有必要从根本上重塑两国关系。如果沙特与美国关系破裂,沙特将失去一切,而美国不再像过去那样需要沙特。

但查塔姆研究所的尼尔·奎利亚姆认为,从沙特与加拿大不久前发生的外交纠纷来看,沙特无意容忍公众批评或听取西方国家政策制定者的公开建议。因此,美国和它的欧洲盟友需要通过一系列外交手段让沙特领导人“恢复理智”,例如降低外交关系级别、撤走大使、取消对沙特的访问以及推迟部长会议。如果这些措施不起作用,那么美国国会和欧洲各国议会将会推动更强硬的制裁措施,而这最终将对所有有关国家造成伤害。

 

 

 

本文来源:界面新闻

 

 

分享: